在所有满足多巴胺的娱乐中,性欲的排名越来越靠后了

avav
作为一位资深的 珍藏版 观众来说

过时

苍井空们在中国,曾经感受过作为一名AV女优最荣光的时刻。
那是2010年6月,在上海长宁国际体操馆举行的“勇士OL全球测评会”,是苍井空首次来中国出席活动。

原本免费的入场券,因为苍井空的到来,票价被叫卖到150元一张,还是外场。现场也挤满了上百名从上海电影节转战过来的记者。

苍井空的人气秒杀了当天同在中国出席活动的日剧女星常盘贵子,后者曾作为女主与张国荣、木村拓哉等合作过电影电视剧。

在一个没有发布AV片源渠道的国家,苍井空很难想象她是如何走红的;而在AV演员排鄙视链底端的日本,常盘贵子也很难想象她是怎么被苍井空按在地上摩擦的。
苍老师
答案是互联网

  “得流量者得天下”,这是互联网江湖恒定的真理。在传统互联网时代,还有什么比AV女优“尺度大开”的内容更吸引国人眼球的。
  而眼球即点击,点击即流量,流量谁不爱呀。

速食

年轻人正在抛弃AV女优,但是他们某些隐秘的需求,并没有消失。

“不是不看了,只是不看日本的了”受访对象小A说道,一小时起步的日本AV,已经被他放在了隐藏文件夹中,这代表食之无味弃之可惜。毕竟,这些视频的主角陪伴了他的高中岁月和大学时光。

短视频的兴起,让“起承转合”的内容显得多余。现在流行的是去掉前戏的“速食”视频,通常是3到5分钟的短视频,只保留动作戏的精彩部分。某些国产内容,更符合此类需求。

此外,短视频平台的“小姐姐”们,也满足了年轻人的视觉需要。受访者小B说道,健身和刷短视频,撑起他的闲暇时间,他的抖音已经被大数据归类到“小姐姐”那一档,每天都有新鲜的漂亮面孔,投喂到他的信息流里。
dy

而且,比起女优们数十年不太进化的工作技能,电子产品们可太努力了。在摩尔定律的加持下,它们一年最少进化一代,就像手机,已经成为外置的“人体器官”了。

现在能干的事情多了,碎片的时间都被手机占了,看电影,逛街,沉浸式游戏,娱乐活动多了,咋也轮不到看片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