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清一个人,又何必去揭穿。讨厌一个人,又何必去翻脸。活着总有看不惯的人,就如同有的人看不惯我们一样。
   
  有些苦不言痛,不是没有感觉,而是知道说与不说都一样,那些暗伤不是不在乎,而是懂得了慢慢自我修复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