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个人在暮发苍苍之际,面对着镜子,往事如风,风吹向了土地。小桥流水,大江湖畔,而如今,只有一间楼房,几处闲愁,空对路而漫漫,不知何为。

经过一生的戎马,那被藏在鞍刀内的记忆层层袭来,诉与谁人说?寻几件善事,力所能及,传播爱的芳香,弥补清闲的空落。

这是一个有代沟的世界,心里藏的事多了,就不想与外人说。有句话如此说,什么样的年纪就该做什么样的事情。这是一句束缚的话语,既有它的积极意义,也有它的消极方面。

年老的托尔斯泰离家出走,这更像一个小孩,不像一个大文豪。还记得小时候,做错了事情,便躲起来,吓得母亲遍处寻找,说这么小的孩子就离家出走了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们都已经进入正常的人生轨道,虽然仍会做些荒唐事。

中国有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唯美,外国有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凄美。我们都渴望一种真挚的爱情,可是,又有多少人能够得到?

爱情是什么?相信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。只要随着内心所走,就不会后悔。如果不是喜欢的女孩,你就要违背自己的内心,而曾经的故事会时时涌上心头,正如朴树所唱的,“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,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。”

谁都有年轻的时候,虽然经历大体相同,但都有不同的版本。有一个词叫做年少轻狂,我不把这个词当做贬义词,相反,而是当做一个褒义词。年少的时候不轻狂,什么时候轻狂。当然,年老的时候也可以轻狂。


  在深夜,我骑着一辆单车回家,那是一个有过伤痛和回忆的家。偶然间,看到一朵花。

“雨中的花,你为何未眠?”

它低着头,不应。好长时间没有如此畅快地淋雨了,雨水打在身上,略有痛的感觉。为什么我的呼吸有些困难,只能停下脚步,用手遮挡住鼻子。

“你的花朵已憔悴,禁不住寒风冷雨的侵袭,你为何睁着大大的眼睛,难道是在看一场精彩的电影,故事发生在一个小城市。”

我以为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在淋雨,当我停下来时,看到了旁边两个老人还在向前慢跑。这个卖菜的大哥也不慌不忙,干脆坐在那里,享受着大自然的甘露。

终点就在前方,休息好心灵的我不顾雨水的冲刷,使劲地猛骑一阵。

雨中的花,也昂起了胸膛。

终于经历了千辛万苦,来到了你的面前,我在门口看了一眼,便离开。往事随风,吹过我的身旁,留下屡屡浓香,经过时间的冲洗,浓香已变成清香。

不要因为生活的艰辛,人生的挫折,而推后表白的日期。更不要因为自身的不足,生理的缺陷而没有勇气表白。除非,你可以说一句话:今生永不后悔。

这是个表白的季节。男生携起手来,女生携起手来,男生和女生共同携起手来,追逐人生的幸福之旅。失败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没有勇气迈出第一步。

那个女孩,你在我心里。